4月21日,中国农垦乳业联盟2016年主席联席会暨农垦乳业发展峰会在哈尔滨召开,会议发布了《中国农垦生鲜乳生产和质量标准》。我国现行的标准相比,该标准提出菌落总数调整到与世界先进水平的欧美标准一致,也就是与国际优质水平接轨。该标准被誉为我国乳业最严标准。
据了解,中国农垦乳业联盟之所以制定这个标准,其根本目的就是通过这个标准进一步提高农垦奶牛养殖水平,生产更多达到或超过世界先进水平的优质生鲜原料乳,并通过加工工艺的优化,提振国人对国产乳制品的信心,促进国民身体素质和健康水平的提高,扭转当前中国乳业发展的不利局面。
具体来看,与我国现行的标准相比,该标准对几个主要指标进行了较大的调整:
首先,菌落总数调整到与欧美标准一致,从每毫升200万CFU以下调整到了每毫升10万CFU以下,并将我国现行标准中没有的、反映奶牛乳房健康水平的体细胞数首次纳入进来,标准为每毫升40万个以下,高于美国的国家标准。
行业研究专家认为,这个标准不但大大严格于国标,可谓是国家最高的生鲜乳质量标准体系,而且从国际上看都是最严格的,比如美国标准对体细胞数要求是每毫升小于75万个,联盟标准是40万个,国标要求每毫升菌落总数小于200万CFU,联盟标准是10万。
其次,基于国内规模化牧场这些年的快速发展,尤其是农垦乳业在奶牛品种、饲料组成、饲养管理水平方面的突出优势,将乳蛋白率提高到3.0%,这个指标已经达到了国际生鲜乳的优质标准,比2010国家生乳标准的2.8%提高了0.2个百分点。
中国农垦乳业联盟人士表示,这个乳蛋白率的提出,是基于国内规模化牧场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奶牛品种、饲料组成、饲养管理水平都已有了很大提高。新标准提高乳蛋白率指标,对于我国奶源质量的提升,弥补过去我国在生鲜乳质量指标方面的不足具有重要的导向意义。
行业研究专家认为,该标准能够提振中国消费者的消费信心,帮助中国乳业得到消费者认可。事实上,从国内外经济形势、资源禀赋、生产技术水平、宏观调控、市场监管、消费信心等因素分析,当前我国奶业的发展正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奶业形势非常严峻。
由于我国生鲜原料乳的生产成本与很多奶业发达国家相比一直居高不下,缺乏竞争优势,从而导致部分加工企业选择低价进口工业奶粉做原料替代生鲜乳生产各类乳制品,尤其是还原奶。这严重制约了上游奶牛养殖业的发展,一些规模化、标准化奶牛场生产的优质生鲜乳价格持续下跌,甚至因无法出售而倒掉或加工成奶粉暂时储存起来,良种奶牛也因无力饲养而被宰杀,很多牧场正常的生产难以为继,中国乳业的根基岌岌可危。
此外,8年前,三聚氰胺事件对中国乳业和中国消费者信心的重创,期间政府、协会、企业、媒体等各个层面都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中国乳业的消费信心至今仍未完全愈合。的冒牌奶粉事件,更是给正在恢复中的中国乳业带来不良影响。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农业部部长韩长赋也表示,大批国人到国外抢购奶粉,这是中国奶业人的耻辱,要奋起直追,提高质量,恢复国人对民族乳业的信心。
行业研究人士表示,如果我国继续沿用过去的低标准生产,无法参与国际化竞争,也无法取得国内消费者认可,随着中国农垦乳业和黑龙江省地方标准的相继出炉,有望倒逼生鲜乳的国标继续提高,有了好奶源才能生产出好的奶制品,这对重铸中国乳业消费信心,振兴中国乳业有很大的帮助。
新思界为您提供关于《2015-2019年中国乳制品行业竞争格局与主要竞争对手分析报告》相关内容!

北京三元、上海光明、黑龙江完达山等行业大佬集体加盟的乳业“国家队”,正在打造最严乳业标准。

全面两孩”政策出台,国内婴幼儿奶粉市场需求不断增大,在当前价格、原料、技术、标准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困扰中国乳业的最大问题是如何重建消费者信心。当前国产乳业发展形势严峻,最严乳业标准正在打造。
2016年国产奶粉与洋奶粉之间的争夺不可避免。北京三元、上海光明、黑龙江完达山等行业大佬集体加盟的乳业“国家队”,正在打造最严乳业标准。
4月21日,中国农垦乳业联盟2016年主席联席会暨农垦乳业发展峰会在哈尔滨召开,会议发布了《中国农垦生鲜乳生产和质量标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该质量标准中发现,与我国现行的标准相比,菌落总数调整到与欧美标准一致,从每毫升200万CFU以下调整到了每毫升10万CFU以下,并将我国现行标准中没有的、反映奶牛乳房健康水平的体细胞数首次纳入进来,标准为每毫升40万个以下,高于美国的国家标准。
“由于乳制品安全事件频发,近年来国民对国产乳制品的消费量一直没有明显的增加。”一位与会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打造生鲜乳标准的目的是为生产更多达到或超过世界先进水平的优质生鲜乳,提振国人对国产乳制品的信心,也是奶业供给侧改革”。
乳蛋白率达到国际优质标准
中国农垦乳业联盟是一个集合了全国奶牛养殖精英、乳品企业、科研院所的产业联盟,运作方式是政府指导与市场主导相结合。更多最新乳业行业市场分析信息请查阅中国报告大厅发布的《2016-2021年乳业行业市场竞争力调查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乳业联盟集合了上海光明、北京三元、黑龙江完达山、重庆中垦乳业、新疆西域春、首农畜牧、天津嘉立荷等一批“重量级”奶牛养殖与牛奶生产企业。
按照乳业联盟制定的“中国农垦生鲜乳生产和质量主要指标”,菌落总数每毫升要小于10万CFU,体细胞数小于40万个。
“这个标准不但大大严格于国标,可谓是国家最高的生鲜乳质量标准体系,而且从国际上看都是最严格的,比如美国标准对体细胞数要求是每毫升小于75万个,联盟标准是40万个,国标要求每毫升菌落总数小于200万CFU,联盟标准是10万。”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李胜利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除了更严格的菌落总数指标、体细胞数指标,乳业联盟还对乳蛋白率做出了规定:相比2010国家生乳标准的2.8%,乳业联盟将乳蛋白率提高到3.0%,而这个指标目前已经达到了国际生鲜乳的优质标准。
“这个乳蛋白率的提出,是基于国内规模化牧场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奶牛品种、饲料组成、饲养管理水平都已有了很大提高,”一位与会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新标准提高乳蛋白率指标,对于我国奶源质量的提升,弥补过去我国在生鲜乳质量指标方面的不足具有重要的导向意义。”
李胜利说,“形容一下,3.0的乳蛋白率就相当于考试到了80分以上,就是一个比较优良的标准。”
当前国产乳业发展形势严峻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最严格标准的提出背景,正是严峻的国内乳业生存生态。
中国农垦乳业联盟主席冯艳秋介绍,从国内外经济形势、资源禀赋、生产技术水平、宏观调控、市场监管、消费信心等因素分析,当前我国奶业的发展正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奶业形势非常严峻。
“由于我国生鲜原料乳的生产成本与很多奶业发达国家相比一直居高不下,缺乏竞争优势,从而导致部分加工企业选择低价进口工业奶粉做原料替代生鲜乳生产各类乳制品,尤其是还原奶。”冯艳秋说,“这严重制约了上游奶牛养殖业的发展,一些规模化、标准化奶牛场生产的优质生鲜乳价格持续下跌,甚至因无法出售而倒掉或加工成奶粉暂时储存起来,良种奶牛也因无力饲养而被宰杀,很多牧场正常的生产难以为继,中国乳业的根基岌岌可危。”
“从消费环节看,由于消费者对牛奶营养价值的认识不足又缺乏科学选择的知识,出现了盲目消费的现象,如对超长保质期进口常温奶的消费崇拜,实际上这种奶的营养成分并不如国内同类常温奶。”冯艳秋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综合来看,所以当前中国奶业呈现一种较为严峻的生态,亟须高标准提振消费信心,提振产业信心。”

4月21日,中国农垦乳业联盟2016年主席联席会暨农垦乳业发展峰会在哈尔滨召开,会议发布了《中国农垦生鲜乳生产和质量标准》。

记者在该质量标准中发现,与我国现行的标准相比,菌落总数调整到与欧美标准一致,从每毫升200万CFU以下调整到了每毫升10万CFU以下,并将我国现行标准中没有的、反映奶牛乳房健康水平的体细胞数首次纳入进来,标准为每毫升40万个以下,高于美国的国家标准。

“由于乳制品安全事件频发,近年来国民对国产乳制品的消费量一直没有明显的增加。”一位与会人士告诉记者,“打造生鲜乳标准的目的是为生产更多达到或超过世界先进水平的优质生鲜乳,提振国人对国产乳制品的信心,也是奶业供给侧改革”。

乳蛋白率达到国际优质标准

中国农垦乳业联盟是一个集合了全国奶牛养殖精英、乳品企业、科研院所的产业联盟,运作方式是政府指导与市场主导相结合。

记者了解到,乳业联盟集合了上海光明、北京三元、黑龙江完达山、重庆中垦乳业、新疆西域春、首农畜牧、天津嘉立荷等一批“重量级”奶牛养殖与牛奶生产企业。

按照乳业联盟制定的“中国农垦生鲜乳生产和质量主要指标”,菌落总数每毫升要小于10万CFU,体细胞数小于40万个。

“这个标准不但大大严格于国标,可谓是国家最高的生鲜乳质量标准体系,而且从国际上看都是最严格的,比如美国标准对体细胞数要求是每毫升小于75万个,联盟标准是40万个,国标要求每毫升菌落总数小于200万CFU,联盟标准是10万。”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李胜利告诉记者。

除了更严格的菌落总数指标、体细胞数指标,乳业联盟还对乳蛋白率做出了规定:相比2010国家生乳标准的2.8%,乳业联盟将乳蛋白率提高到3.0%,而这个指标目前已经达到了国际生鲜乳的优质标准。

“这个乳蛋白率的提出,是基于国内规模化牧场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奶牛品种、饲料组成、饲养管理水平都已有了很大提高,”一位与会人士告诉记者,“新标准提高乳蛋白率指标,对于我国奶源质量的提升,弥补过去我国在生鲜乳质量指标方面的不足具有重要的导向意义。”

李胜利说,“形容一下,3.0的乳蛋白率就相当于考试到了80分以上,就是一个比较优良的标准。”

当前国产乳业发展形势严峻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最严格标准的提出背景,正是严峻的国内乳业生存生态。

中国农垦乳业联盟主席冯艳秋介绍,从国内外经济形势、资源禀赋、生产技术水平、宏观调控、市场监管、消费信心等因素分析,当前我国奶业的发展正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奶业形势非常严峻。

“由于我国生鲜原料乳的生产成本与很多奶业发达国家相比一直居高不下,缺乏竞争优势,从而导致部分加工企业选择低价进口工业奶粉做原料替代生鲜乳生产各类乳制品,尤其是还原奶。”冯艳秋说,“这严重制约了上游奶牛养殖业的发展,一些规模化、标准化奶牛场生产的优质生鲜乳价格持续下跌,甚至因无法出售而倒掉或加工成奶粉暂时储存起来,良种奶牛也因无力饲养而被宰杀,很多牧场正常的生产难以为继,中国乳业的根基岌岌可危。”

“从消费环节看,由于消费者对牛奶营养价值的认识不足又缺乏科学选择的知识,出现了盲目消费的现象,如对超长保质期进口常温奶的消费崇拜,实际上这种奶的营养成分并不如国内同类常温奶。”冯艳秋告诉记者,“综合来看,所以当前中国奶业呈现一种较为严峻的生态,亟须高标准提振消费信心,提振产业信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