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
年,吉林省红石林业局根据上级有关文件精神,对辖区森林资源实行承包经营,大力发展林特资源产业。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林蛙产业从众多产业中异军突起,成为发展最快、效益最好、潜力最大的林业接续产业。2014
年,笔者按照工作分工,与林蛙产业从业者、管理者有了更多的接触,对林蛙产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近日,在吉林省桦甸市长白山特色产品加工贸易中心内,占地1.1万平方米、标准厂房1.7万平方米、商贸交易中心占地3000平方米、可容纳200个交易摊位及冷藏保鲜和烘干设施的长白山林蛙生产加工贸易专区,已经全面建成并交付使用。随着一大批经营者的踊跃入驻,这里已经成为中国东北最大的集科研、生产、加工、商贸于一体的长白山林蛙集散中心。这不仅标志着桦甸市林蛙产业示范园区建设迈上了一个新台阶,而且更叫响了桦甸市——中国长白山林蛙之都、林蛙产业示范试验基地的称号。
桦甸市位于长白山林蛙的核心产区,具有得天独厚的适合林蛙生长的环境。从上世纪90年代初起,红石、夹皮沟、二道甸子等镇农民就开始养蛙,涌现了一批经济效益可观的林蛙养殖大户。为发挥这一独特的资源优势,壮大林蛙产业,桦甸市出台优惠政策,鼓励农民封沟养蛙。农业、林业等职能部门组织特产专家开展林蛙人工驯化养殖和产品开发研究,引导农民变分散养殖为集中养殖,变粗放经营为规模管理。目前,桦甸市共封沟养蛙638条,规模养蛙户1289户,放养面积达31万公顷,放养量达7.4亿只,年回捕量达4000万只,平均年产和集散林蛙油40吨左右,实现年产值2.1亿元,年安置山区农民和下岗职工6000余人。
随着林蛙养殖业的不断壮大,桦甸市林蛙加工产品和企业不断涌现,林蛙产业随之升级换代。吉林山城酒业有限公司根据桦甸地区历来有用林蛙泡酒的习俗,委托科研院校进行改良,成功研制出了林蛙酒,被称为当地的“小茅台”。
2007年,雪山清泉食品公司生产的林蛙油被确认为亚冬会指定产品。雪山清泉和小山神食品等企业开发的22个林蛙深加工产品不仅畅销国内大中城市,而且远销到日本、东南亚、欧美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经过了从养殖到加工这一产业链条拉长发展阶段后,桦甸市目前正处于从分散的小规模生产到园区化、集约化这一发展模式的转变。2006年,桦甸市全面启动了长白山特色食品孵化园区建设,搭建市场平台,政府投资建设了长白山特色食品一条街。这一条街累计投资300万元,租赁房屋4万平方米,吸引了林蛙及特色食品加工企业、经销业户78户入驻。同时,桦甸市积极组建林蛙行业协会,把周边县市的蛙农与企业联合起来,建立长期的供销合作联系。
今年初,桦甸市规划了东北地方土特产商贸流通经营发展载体项目。该项目的主体是中国长白山特产商贸城,两翼是以第二松花江流域长白山林蛙及参茸等保健品为主的中国长白山北药林蛙产业科技示范区,以及以长白山果仁及山野菜等绿色山珍食品为主的中国长白山绿色食品产业科技示范区,支撑是人才、科研、信息、加工、销售、运输等配套设施和创业、中介服务等其他综合服务设施。
8月,投资1亿元、占地面积7万平方米的桦甸市长白山特色产品加工贸易中心项目建成。为加快林蛙产业在园区内的孵化速度,中心内不仅有长白山特色产品加工贸易功能,还有创业培训指导中心、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中心和研发机构。
记者&nbsp邵俊卓&nbsp通讯员&nbsp徐小婷

深秋白山,收获正忙。乡间山野,满眼金黄,一幅幅美丽的丰收画卷吸引着记者的目光——
蜂场甜香、花鹿冲撞,泉源蛙跳、猪嬉沟塘……在…

1 红石林区林蛙产业发展现状及其在林区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首先,林蛙产业已成为红石林区林业生态产业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发展区域经济和林业经济中的作用越来越突出。目前,红石林区林蛙养殖面积已达
26 万 hm2,年产成蛙1 000 多万只,实现产值 4 000 多万元,年创利润 1 000
多万元。

深秋白山,收获正忙。乡间山野,满眼金黄,一幅幅美丽的丰收画卷吸引着记者的目光——

其次,林蛙产业发展带来了明显的社会效益,为职工转岗就业提供了有效途径,为企业减产增效、调整产业结构培育了后备优势产业,为国有林区改革顺利进行创造了有利条件。

蜂场甜香、花鹿冲撞,泉源蛙跳、猪嬉沟塘……在这美丽的丰收画卷当中,特色养殖业最精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最后,林蛙产业发展进一步加强了森林资源管护工作。承包者在开发资源的同时,也承担起了森林管护责任,基本上实现了沟沟有人看,山山有人管.

地处长白山腹地的白山市,地貌特征为“九山半水半分田”,联合国“人与生物圈”长白山自然保护区有60%的面积在白山市,素有“立体资源宝库”之称,是全国著名“林蛙之乡”、“绿色食品城”、“特产名城”。

2 红石林区林蛙产业的发展优势和前景

白山的区域特色和自然条件,决定了养殖业具有独特优势。几年来,白山市坚持走非均衡、差异化发展之路,大力发展生态效益型精品特色农业,特色养殖是农村致富的重要手段之一。在退粮进特战略的引领下,加快发展长白山森林黑猪、优质肉牛、蜜蜂、梅花鹿和特种经济动物等特色牧业经济,大力实施林蛙产业规范化工程、养鹿业优良品种工程、养蜂标准化工程,有效地推进了产业的快速发展。

红石林区自然资源优势、市场优势和政策优势,为林蛙产业创造了巨大的发展潜力,提供了广阔的发展前景。

长白山原生态、无公害高端品牌驰名国内外。截至目前,全市林蛙放养面积已达到220万亩,贮蛙量达到9亿只,每年回捕量达到1.2亿只,年产林蛙油2万公斤,实现产值7亿元;养鹿达到1.3万只,年产鹿茸4000公斤,实现产值4000万元;野猪年存栏2.2万头,出栏1.55万头;年实现产值5580万元;獭兔存栏3万只,出栏1.9万只,年实现产值2300万元;养蜂16万箱,年产各类蜂产品630吨,实现产值3600万元。

2.1 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优势
红石林区位于长白山富尔岭支脉西部,辖区内森林茂密,植被保存良好,野生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
;松花江从林区腹地穿过,有沐淇河等较大河流十余条,水资源丰富。红石林区属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四季分明,非常适宜林蛙的生长繁殖。

柳毛河林场——鹿鸣呦呦

2.2 广阔的市场开发前景
长白山林蛙是一种珍贵的野生动物和特殊的药用养生资源,林蛙油具有补肾、增强免疫力、调节内分泌、防止血栓形成等作用,被称为绿色软黄金.

“东北三宝”,闻名遐迩!长白山区作为梅花鹿的原产地,驯养梅花鹿已有百年历史。如今,“鹿”进入到寻常百姓家,不仅作为人们养生治病的“良药”,也成了当地人致富发家的“法宝”。近日,记者带着诸多好奇与疑问,走进临江长白山鹿业有限公司,探访这家白山市梅花鹿产业化龙头企业的发展之道。

3 制约林蛙产业发展的主要问题

深秋,长白山区层林尽染,风景如画。从临江市区向北出发,穿行在曲折蜿蜒的乡间公路,被无垠的彩色森林包裹着,大约1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位于桦树镇的该公司。

3.1 资金投入不足,规范化程度不高
按照《中国林蛙养殖技术标准》要求,规范化的林蛙养殖场应当具备三池一房等设施,需购买种源、饲料、药品等,资金投入较大,所以大多数沟系户没有达到标准化和规范化,直接影响到养殖场的经济效益。

刚下车,耳边就传来机器的轰鸣声,不远处,十几位工人正在忙着打黄豆。公司总经理姜国喜介绍说,企业给周边农户免费加工。问及缘由,他解释道:“打豆剩下的秸秆是喂鹿的好饲料,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3.2 养殖技术水平低下,直接影响产业效益
尽管适宜养蛙的沟系大多数被承包,从业人数不断增加,但真正经过培训,熟练掌握林蛙养殖技术的人员不多,仅靠捕捉自然生长的林蛙,往往效益很低。部分承包户虽然进行了较大的投入,但不懂养殖技术,不按林蛙养殖操作规程进行操作,管理粗放,结果造成孵化率和回捕率都很低,经济效益不高,远远没有发挥出资源优势所带来的发展潜力。

今年66岁的姜国喜,从企业1999年成立起就担当“一把手”。10多年来,“长白山鹿业”在他的带领下,不断发展壮大,赢得广阔市场,并被人们所熟知与认可。目前,公司拥有长白山种鹿场,两个养殖分场和一个占地960公顷林地的天然养殖场,梅花鹿存栏达1000余头,成为一家集养殖、科研、生产加工、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化企业。

3.3 人为干扰过多,破坏了养殖环境,损害了养蛙者的利益
近些年,养蛙沟系内的过渡放牧,严重破坏了森林植被和林蛙生存栖息环境,据红石林业局帽山林场统计,在
26 382 hm2的森林面积内放牧牲畜数量达 2.3 万多头,1
hm2森林面积载畜量接近1.0头,个别地方牲畜密度高达 3.2 头
/hm2,对林蛙养殖非常不利。

别看现在公司发展得有声有色,这一路走来可是历经了无数波折。长白山鹿业有限公司前身是临江林业局长白山种鹿养殖场,2005年体制改革,姜国喜临危受命,接手养殖场。“那会儿正是梅花鹿市场最低迷的时候,一头鹿才卖500元钱。”为了把企业盘活,姜国喜东挪西凑了240万元用于发展。眼看市场刚有点起色,又遭遇了金融危机,直到最近3年市场才重新振作起来。

3.4 没有形成产业体系,产品附加值低
尽管红石林区林蛙养殖产业已初具规模,但总体上仍处于基础性的养殖阶段,主要以家庭经营为主,经济成分比较单一,没有形成生产、加工、销售、研发的产业链条,林蛙产品多数是粗加工产品,附加值很低,市场竞争力不强。

走进公司养殖基地,60余个鹿舍整齐排列,过道两旁码垛着似小山包的秸秆;鹿舍里,成群的梅花鹿闪着灵动的眼睛,警惕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这儿养殖的梅花鹿品质一流,在市场上绝对抢手。”姜国喜骄傲地说。事实证明,他并非自夸。

4 加快林蛙产业发展的想法
要想加快林蛙产业发展,必须不断提高人们对发展林蛙产业的认识,牢固树立科学发展观,坚持保护与开发并重的原则,依靠科技进步,不断完善产业链条,规范行业行为,提高产业化程度。

该企业位于长白山腹地,有丰富的牧草资源,中草药资源和充足的柞、柳树叶资源。清澈的泉水、清新的空气,为梅花鹿生长繁衍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同时,企业占地960公顷的林地天然养殖场,位于临江林业局柳毛河林场的施业区内,属松花江水系的塔河流经天然养殖场。通过夏季散放轮牧,冬季人工补喂天然柞树叶,以及适量人工补喂精饲料的经营模式进行饲养,从而获得了具有天然品质的梅花鹿系列产品。开发的纯天然鹿产品——鹿茸片、鹿胎膏、鹿茸胶囊等20多个品种,畅销国内外,深受消费者青睐。

一是加强资源保护,实现可持续发展。因此,实现林蛙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必须加强对森林资源的保护。二是要科学合理规划,使资源得到有效利用。要结合辖区内养蛙沟系的资源开发利用情况,根据沟系特点、水资源分布,以及近几年开发情况,组织有关专家和科技人员作出更科学、更合理的规划。三是积极培育发展龙头企业,推进林蛙产业化经营。

为不断优化梅花鹿种群和增强产品天然品质的科技含量,他们以长白山种鹿场为中心,同中国科学院特产研究所、吉林农业大学、黑龙江省农垦科学院,建立了长期科研合作关系。先后完成了中草药代替西药防治鹿疾病,梅花鹿、马鹿人工授精技术等科研项目,并正在进行胚胎移植新课题的研究。这为培育优良的长白山梅花鹿品种和新产品开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俗话说:一业兴带动百业旺。“长白山鹿业”不仅促进当地的税收收入,也解决了部分就业难题。“现在雇个人每天得160元打底,否则没人干。公司平常用工人数有七八十人,忙的时候会更多。”姜国喜说,公司用工最多的时候,每天发放工资1万多元。

在配料车间,员工曲莲凤正细心地为梅花鹿配置“营养快餐”。“我家住在镇里,离这不远,每天骑电动车上下班很方便。”47岁的曲莲凤在公司已经工作了10年,每年3万多元的工资收入让她感到很满意。“公司还给我们交了养老保险,这以后老了咱也有退休金了。”

问及产值,姜国喜淡淡一笑说,这两年市场红火,年产值能达到1000万元左右。对未来市场的走向,他信心十足,表示该企业至少将有10年的增长期。自己将紧紧依托长白山特有的地理、资源优势,自我滚动发展,逐渐壮大。

露水河畔——蜜蜂飞舞

抚松县露水河镇位于素有“世界生物资源金库”之称的长白山腹地。在这里,智慧的“天祥人”和他们勤劳的“伙伴”,快乐地酿造属于自己的甜蜜事业。

来到抚松县露水河天祥土特产有限公司,阵阵清香扑鼻而来,蜂蜜淡淡的芳香夹杂着椴树花的味道,沁人心脾。跟随公司总经理刘启国走进会议室,刚入座,工作人员就把准备好的蜂蜜水端了上来。“品尝一下我们自己生产的椴树蜜,先暖暖身子。”一边品尝着香甜的蜂蜜水,一边倾听刘启国介绍“天祥”的甜蜜事业。

露水河林业局贸易公司始建于1988年,企业改制后,于2005年成立抚松县露水河天祥土特产有限公司。20多年来,公司建成了规模庞大的养蜂业联合体,成为吉林省养蜂业的领军企业。

“现代蜂业是朝阳产业,也是现代农业、林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维持生态平衡不可缺少的重要环节。蜜蜂授粉对保护植物的多样性和改善生态环境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也是植物及农作物增效增产、地方再就业的主要链条。”谈及养蜂专业领域,刘启国侃侃而谈。

“长白山区森林资源保护完好,椴树资源非常丰富,我们生产的椴树蜜可以和‘槐树蜜’媲美。”刘启国说,吉林森工集团专门为他们规划了占地90万公顷的采蜜区,严禁外来养蜂户进入,同时聘请南方专业养蜂人员来进行技术指导,确保生产出的每一滴蜂蜜都是纯正的椴树蜜。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在产品展示台前,一款包装精致的玻璃罐蜂蜜吸引了记者的目光。“这款产品主要出口到东南亚国家,深受他们的喜爱。”刘启国告诉记者,企业产品如今已进入到日本、美国、德国等国家的市场,并通过了德国BCS有机食品认证。

众所周知,西方国家对于食品安全要求近乎苛刻,“天祥蜂业”的产品能进入到这些国家,必然有过人之处。刘启国道出了玄机:他们经过技术创新,对蜂蜜进行处理后长时间困酿,不仅能去除蜂蜜中大部分的杂质,还能提高还原糖含量。

得天时,取地利,加之人为努力,“天祥蜂业”声名鹊起变得顺理成章。公司改制后,从过去单纯的蜂蜜、蜂王浆等蜂产品的生产,经过不断地摸索尝试,发展成为一家集产、供、销为一体的全国性蜂产品进出口原料基地。目前,企业拥有两条用GPA标准组配,半自动化、自动化年产5000吨的蜂蜜提取生产线。去年,企业蜂蜜产量高达3000吨,实现产值3亿元。

为了带动周边农户共同致富,公司还采取“资源 企业 蜂户
订单”的模式,通过成立天祥蜂业专业合作社,带动360余农户发展蜜蜂养殖,户均增收近10万元。

蜂蜜市场前景可观。然而,随着越来越多“养蜂人”的涉足,刘启国发现市场走向事与愿违,逐步走下坡路。“近几年,市场上蜂产品鱼目混珠,很多消费者都不敢购买产品。”由于假货横行,导致蜂产品市场的诚信消失。

为了让人们重拾消费信心,现阶段,“天祥蜂业”正着力构建蜜蜂文化产业园,在努力将企业品牌“推出去”的同时,把老百姓“请进来”,让他们直观地看到企业生产流程,重塑养蜂业的形象。

在企业会议室,“长白山第一蜜”的题词格外醒目。朝着这一目标,“天祥人”正在不断努力!

报马川河——林蛙下山

深秋时节,所到之处无不呈现热闹的丰收景象;即便走进山林深处,也同样感受到浓浓的丰收气息。这不,三岔子林业局白江河林场报马川沟的林蛙已经“下山”,丰收的喜悦写满了养蛙人的脸庞。

从三岔子林业局出发,在靖白公路疾驰20多公里后,一头扎进了茂密的森林中。汽车在曲折蜿蜒的林道上缓慢前行,沿途迷人的秋日风景令人流连。经过大约2个小时的车程,眼前突然显现了一座蓝瓦红墙的房子。“这家可是当地有代表性的林蛙养殖户。”随行的三岔子林业局资源开发处副处长董文波介绍说。

“这一路颠簸累了吧,快进屋坐。”出门迎接的主人,皮肤黝黑、体格健壮,浑身透着质朴与真诚。他叫张传杰,今年50岁,是报马川沟搞林蛙养殖的第一人,已有整整15年时间。

坐在屋内的炕头上,张传杰唠起了他的养蛙致富经。他原来是三岔子林业局的一名森铁工人,2000年企业改制后,成了一名下岗工人。“在林区待时间长了,干别的行业咱也不会啊。”靠山只能吃山!张传杰开始琢磨着搞产业发展。恰好当时三岔子林业局扶持下岗职工发展林蛙养殖,对承包的养殖河段1公里仅仅收200元,并规定前3年不收取租金。说干就干。于是,他同两位合伙人,投入20万元,共同承包了报马川河上游的3公里河段发展林蛙养殖,养殖区范围达1000多公顷。

作为一名“老林人”,张传杰对报马川沟的林区情况了熟于胸,但是搞林蛙养殖他就成了“门外汉”。为了能尽快掌握林蛙养殖技术,他积极参加林业局联合省农科院和吉林农大办的培训班。“有了技术,咱心里也就踏实了,可以放手搞发展。”通过学习,及多年来总结、摸索经验,如今,张传杰成了地地道道懂专业、懂技术的“沟主”。

为了能提高林蛙的回捕率,张传杰一年四季都在山林里忙活儿。春天繁殖、夏季放蛙、深秋抓捕、寒冬巡山。“养蛙得赶年头!”张传杰告诉记者,到了林蛙抓捕季节,产量高低得看“天公”是否作美。“今年天旱,林蛙产量很低。”面对现实,他虽不情愿,但也实属无奈。

“这几年林蛙产量时好时坏,但整体效益还算不错。3公里河段平均每年捕蛙1000多斤,收入差不多在十六七万元左右。”谈及林蛙养殖效益,张传杰笑呵呵地说。

“老张现在可是我们局里的示范人物。”一旁的董文波插话道。记者心想:他不是已经退休了吗?董文波解释说:“老张愿意琢磨事儿,2010年任命他为林场资源综合开发科负责人,用他的成功经验带动其他下岗职工创业、再就业。”如今,三岔子林业局有150余位下岗职工从事林蛙养殖。

跟随张传杰走进林蛙养殖区,繁茂的山林寂静无声,耳边不时传来捕蛙人的笑声。山林深处,清澈见底的报马川河潺潺流淌,张传杰的两位合伙人身背电瓶捕蛙器正沿河捕获林蛙。

“大半个上午只抓到30多斤,希望来年能有个大丰收吧!”张传杰期许着……

天湖沟里——黑猪嬉戏

汽车一过临江市苇沙河镇错草村,便驶离鸭绿江岸,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向上爬行,秋风萧瑟,黄叶遍地。行过七八公里,汽车跃上山顶,沟深林密的天湖沟映入眼帘。池塘里,一群大鹅悠然自得地嬉戏着;山坡上,一群群鸡在林间啄食。拐过山头,一幅绝妙的画卷展现眼前——近百头体态修长、健壮黝黑的山猪或坐或卧,悠闲自在地享受着秋天的阳光。突然,树叶沙沙作响,一头母猪带领四五头小猪从山坡下窜了出来。小猪一边奔跑着,一边甩动着尾巴。

临江市天湖种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魏树波告诉记者,天湖沟占地300公顷,森林资源丰富。最高海拔700多米,山坡陡峭,落差达400多米。鸡、鹅和山猪在这里自然生长,天天爬山越岭,从不打针吃药,是最健康的绿色产品。

今年41岁的魏树波是天湖沟本地人,个子不高,精力充沛。由于长年的室外劳作,所以脸庞黝黑。说起创业的过程,他感触颇多。1993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东北电力学院。当时,姐姐在读大学,妹妹刚刚上高中。家里贫寒,根本拿不出他上大学的费用。面对此情此景,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上大学的念头,坚信“男人总会找到出路”,坚定地踏入了社会。

一开始,由于没有技术,魏树波只能在建筑工地做小工。小工的工资不高,他就琢磨,哪个行当工资高一些。于是,他当送水工、开车、贩卖黄豆等,只要有钱赚,他就不辞辛劳地去做。2000年,他瞅准机会,做了一笔大豆期货生意,净赚了150万元。

不用为吃喝忙碌了,魏树波却犯起了愁。他说自己是个劳碌的性格,不能闲着。200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使他萌生了回家乡植树造林、发展生态种植的念头。说干就干,当年他就放弃了城市户口,回乡创业。当时,天湖沟不通车,没有电,荒山荒坡满目皆是。但他不气馁,没有路,自己开;没有电,自己拉。在土坯房里,一住就是3年。3年时间里,栽植红松30万株。如今,苍翠的松树如同卫士一样挺立在山坡上,明年就能够结松塔了。

说起养殖长白山森林黑猪,魏树波笑着说是被“逼上梁山”的。长白山林区是野猪横行的地盘,尤其是一到秋天,一群野猪一夜之间就能毁掉100多亩庄稼,损失巨大。他也一直为这事发愁,却没有什么好办法。

2005年,魏树波被推荐到吉林农业大学脱产学习。4年里,他把学到的理论知识与自己的亲身实践融会贯通,同时,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2009年毕业后,他就又开始琢磨野猪祸害庄稼这件事。在专家的指导下,他决定用“以猪制猪”这一招。于是,他引进了一头松辽黑猪做种猪,与当地的母野猪进行交配,生出第一代杂交品种。没想到竟大获成功,母野猪产下的猪崽大部分都跟随种猪回来。通过驯化,在当地长久居住下来。如今,满山的黑猪已有300多头,每年可出栏三茬近1000头。由于喂猪的玉米都是就地取材,施用猪粪、鸡粪,再加上黑猪都是散养的,成天在山林里溜达,渴了就喝山泉水,自然生长,而且生长周期在14月至18个月,所以体质强健,肌肉弹力好,肉质紧密,香味醇正,一经推出便大受好评。即使价格高,前来购买的用户也络绎不绝,每年产值七八百万元。

看到如此景象,魏树波一边扩大黑猪的种群,一边大力发展生态养殖。利用地下涌泉,建池塘养了500只大鹅。利用废旧房屋养了2万只鸡,平时在山林间觅食,并种植40亩五味子作鸡饲料,也极受好评。

谈及未来的打算,魏树波满含深情地说:“我的生态种植、养殖模式是可以复制的,在周边的山林里都可以进行。只要周边农户同意,就可以一起干,共同致富。到那时,我就可以建加工厂、冷库,能够带动全村甚至是全镇的人致富,也能够为经济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责任编辑:王伟

相关文章